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国际国内

欧美纸张限购,中国进口纸浆趋紧,四川竹浆造纸的“春天”来了?

川观新闻记者 王代强 王成栋 文/图

10月9日9时整,仓库的绿色信号灯闪了两下,司开林赶紧收起才吃一半的油条。这顿简单的早餐,他已经吃了一个小时,“恐怕得留着当午饭吃了!”

司开林是四川凤生纸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生纸业”)生产车间的叉车司机,他的主要任务,是将仓库中的原纸运往200米外的生产车间。自6月起,这样的忙碌状态就没停过。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仓库外,正在运输装载原纸产品

“满负荷生产好几个月了。”凤生纸业行政总监申群林介绍,年产竹浆15万吨、造纸18万吨的凤生纸业生产车间,规模在全川乃至全国首屈一指。某种程度上,这里就是全国竹浆纸行业的晴雨表。

凤生纸业行政总监申群林介绍公司推行的6S管理制度

不只是凤生纸业。放眼全川,竹浆造纸企业都在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动力是什么?风口来了,川企能否迎风起飞?

能飞的机遇

木浆和废纸浆进口长期受限;四川有较好的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潜力可观

川内企业加码,首要动因是全球市场的供不应求。

受疫情防控、原材料供应短缺、运输价格上涨调度困难等因素影响,年初以来,欧美各国卫生纸供应日趋紧张。就在9月23日,美国最大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开市客(Costco)再次宣布对卫生纸限购。在加拿大,部分连锁超市也祭出类似政策。卫生纸等纸张限购风潮,已向欧美各国蔓延。

同时,造纸原料供应大幅波动。

中国造纸原浆主要有三:木浆、废纸浆和竹浆。自1998年实施天保工程以来,我国造纸行业对进口木浆依赖度逐年提高,去年进口木浆提供了25%的原料。但受疫情和国际减排影响,去年以来,主要木浆出口国纷纷减产,价格快速攀升。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今年8月我国纸浆(主要是木浆)进口量同比下降3.5%,进口额增31.5%。另一种原浆废纸浆提供了35%的原料来源,但“洋废”进口禁令的实施,让其锐减,“现在只有经过分拣的废纸等少数原料还能进,其他的都不行了。”成都海关相关负责人介绍,废碎纸及废纸板均已被新版的《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列入严禁进口行列。

“这(木浆和废纸浆进口受限)是长期性的。”四川省造纸学会理事长、省造纸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范谋斌的依据是,从国际国内减碳行动加快、环保政策收紧趋势来看,木浆和废纸浆的缺口,在短期内无法彻底解决。

在此背景下,四川的竹浆造纸迎来了新的产业风口。

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是省林业和草原局产业处处长陈红权口中的关键词。陈红权介绍,四川现有竹林面积1800余万亩,居全国第一。其中,三分之二可用于采伐加工,每年竹浆理论值可达300万吨,而现有产能不足120万吨,潜力可观。

1990年开始起步的四川竹浆造纸行业,已经形成了14家龙头企业为主体的产业集群,积累了大量原创性技术和工艺。四川省造纸行业协会统计,去年,我省竹浆加工能力已占全国六成以上。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建设的斑布竹产业园项目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对方发酵的竹材

除了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好,政策也为竹浆造纸打开了方便之门。

“更低碳,采伐更方便。”省林科院副院长费世民介绍,与生长周期动辄二三十年的树木相比,生长周期只需要三四年且无需重复种植的竹林,更贴合国际国内市场低碳的消费取向。而且,与面临着区域采伐限额、采伐证件办理、采伐后地块生态修复等诸多政策限制的林木相比,竹林采伐并不需要层层审批。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原纸生产线一角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原纸生产线一角

高飞的困惑

竹材价格上涨导致利润收窄,环保能耗利剑让“小块头”川企吃不消

但不少川内竹浆造纸企业负责人却高兴不起来。

第一个因素,是行业当前的恶性竞争。

“价格能不能一起上调?”9月下旬,多位川内竹浆造纸企业负责人先后致电范谋斌,话题是寻找一同涨价的“盟友”。进口木浆价格攀升带动了整个行业原料上涨,导致加工企业利润不断收窄;竹浆造纸行业内部却在打“价格战”,不少企业已然吃不消。此前,这些企业为了争夺订单而下调成品纸张的出货价格,没想到竹浆会涨这么高。

今年以来,川内部分地区竹材每吨收购价最高峰已逼近千元大关,而竹浆每吨售价也增至3500元至4000元,均创下新高。与之相对应,不少厂家的原纸出货价格也不过每吨5500元,比往年仅有小幅上调。在此背景下,扣除竹浆运输、加工和污废水处理等成本,每吨纸张的加工利润最多也不过数百元。来自四川省造纸行业协会的摸底显示,已有部分企业出现亏损的苗头。

除了当前行业竞争,严格的环保能耗要求始终困扰着整个竹浆造纸行业。

“如果顺利的话,我们都该投产了。”10月9日,面对长满杂草的荒地,川内某竹浆造纸企业负责人赵磊满是不甘。3年前,企业选中了川南的竹林资源富集区布局竹浆造纸生产线,但项目卡在了环评环节。

川内另一家竹浆造纸企业负责人则晒出了账单:去年,污染物治理投入占了成本总支出的30%。

川南一家大型竹浆造纸企业有关负责人透露,他们近年新上马的一个扩产能项目,是当地通过关停多个其他产能项目才换来的指标,“以后根本不可能再上这么大的产能了。”

“问题出在川内企业规模偏小。”费世民说,经过多年探索,竹浆造纸的污染物治理技术已经成熟。但前期巨额设备设施投入,则让企业“拿不下”。据了解,一条年产10万吨的竹浆生产线,一次性投入的治污成本至少两亿元,已经接近生产线建设自身投入。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仓库中堆放着原纸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仓库中堆放着原纸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仓库外,正在运输装载原纸产品

腾飞的对策

推动竹林基地标准化和产品差异化,培育龙头企业破环保“高压线”

竹浆造纸行业如何走出当前困境?

第一招,是推进终端产品的多元化研发。

“恶性竞争是因为产品同质化。”范谋斌介绍,目前全川共有各类竹浆为原料的生活用纸加工企业350家,但大部分集中在传统的卫生纸生产领域。

破解这一局面的做法,便是产品差异化。

10月5日,眉山青神县西龙镇华家嘴,工地上覆盖着绿色防尘网,围起了标记竣工倒计时的塑料纸挡墙,吊车、挖掘机也没“休假”。这是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建设的斑布竹产业园项目。环龙新材料生产运营总经理刘玮哲介绍,根据规划,产业园针对欧美日市场,利用竹纤维开发高端生活用纸,而不是只生产普通卫生纸。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研发的竹浆纸新产品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研发的竹浆纸新产品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正在研发的竹浆纸新产品

凤生纸业思路类似。“之前我们的主要产品是竹浆和原纸,现在不止了。”申群林说,今年4月公司竣工投产分切加工项目一期工程,新增年产10万吨分切加工产能,例如将大捆原纸切割制作成餐巾纸。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中控室,员工正在远程管理生产线

四川凤生纸业公司厂区一角

第二招是降成本。

“竹材原料价格上涨,不全是木浆带动起来的。”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看来,竹林基地建设水平低导致的采收难,是竹浆价格上涨一大诱因。

泸州市纳溪区白节镇农户李虎介绍,当地一个成年劳力每天只能采伐0.6吨竹子,售价只有500多元,扣除每人每天230元工资、15元用餐费、30元竹子运输费、200元种植管理费(含林地流转费)以及其他开支(采伐工人保险支出)等,利润也没剩多少。

这也导致了一个怪现象:省林业和草原局评估,今年竹浆竹材价格节节攀升,但全省仍有六成以上的竹林基地无人采伐。

不少业内人士呼吁,应该从省级层面整合川内竹浆造纸企业资源,推进竹林基地的标准化建设,“停止内耗,共同降成本。”

例如,刘玮哲介绍,在眉山青神的两万亩竹林基地,他们指导合理间种、更换新种、科学施肥,基本实现了机械化采伐,竹材亩产从1吨增加到3吨以上。

第三招,破解环保能耗的“高压线”。

“把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环节交给龙头企业来做。”省造纸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应整合现有的资源培育龙头企业,在各主产区合理布局竹浆加工产能。环保设施建设适当给予一定补贴。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污水处理厂排放的废水清澈透明

四川环龙新材料公司污水处理厂排放的废水可养鱼

一些企业则找到了“循环”生产的新路径。“我们通过化学反应将黑液中的碱进行提取回收,和竹屑一起放入锅炉燃烧,产生蒸汽,进行生物质发电。项目设计每天燃烧1000吨黑液固形物,最高发电能力能达到约2.4万千瓦时,基本满足自用电需求。”刘玮哲说。

责任编辑:达州发布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