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聚焦四川

西部陆海新通道:以更高效的物流运输 挖掘东南亚更广阔的市场

前不久,满载着广东企业生产的2750吨微波炉、玩具等货物的X9574次班列,从广西钦州港东站一路开往成都国际铁路港,在港口与中欧班列衔接后,再发往波兰马拉以及德国的杜伊斯堡。这是成都、钦州两地首次实现中欧班列和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双通道联运”,预计未来每月将常态化发送4列“双通道”衔接班列。

实现常态化发送,通道建设与货物集散能力是关键支撑。来自成都国际铁路港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成都西部陆海新通道开行超400列,实现了“天天东盟”的高频次往返对开。东西互济之下,东盟市场被进一步打开。

《“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实施方案》指出,要提高通道运输组织和物流效率,到2025年,通道、港口和物流枢纽运行要更加高效,对沿线经济和产业发展带动作用明显增强,这无疑对物流运输行业还是依托新通道加速”出海”的企业来说,无疑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

1630595085125072295

1630595054248078429

打通“软组织”“硬关节”

支起一条通往南向的捷运快线

2017年,西部陆海新通道海铁联运班列开行量只有178列,而到2020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到4607列,增长近25倍。对于这样的增长,有专家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发展总结为:正从“启动期”向“成长期”转变。

但成长的“烦恼”不少。《“十四五”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建设实施方案》明确指出了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仍存在的一些问题,其中,“通道物流体系尚不完善,运行效率和规模效益偏低”正是主要问题之一。《实施方案》同时也提出“解决办法”,比如:创新物流模式,更好提升铁海联运、国际班轮、跨境班列班车等服务水平,全面提升通道整体运行效率。

四川作为深度参与通道建设、享受通道发展红利的成员之一,对发展的痛点难点感触颇深。

2017年11月,成都国际铁路港经钦州港至东南亚的国际铁海联运班列正式开通。经过4年建设,这条国际班列已经实现双向稳定运行。截至目前,成都至新加坡等港口城市的国际班列全程最快运行时间约10天,较原江海联运方式节约一半以上。

“提速扩容,只是国际班列建设努力的一个方面,需要破除的更大障碍在于贸易便利化,实现国际班列提质增效。”成都国际陆港运营有限公司多式联运部副经理陈然坦言, 相比于成熟规范的海运国际贸易体系,国际多式联运规则体系不够完善,跨区域标准难以统一,制约了跨境多式联运和国际贸易效率。

据介绍,为探索解决贸易企业贸易结算和融资往内陆延伸,海港与铁路节点转运衔接不畅等制约跨境多式联运和贸易发展的痛点堵点,四川在全国率先在海铁联运的多式联运单证标准、操作规程、货物安全、金融结算等领域加快探索,创新推动了“一单制”系统集成改革,先后实现以多式联运“一单制”作为最终交付凭证,创新推进人民币结算,以及开展“一单制”金融结算融资试点等等,将创新中欧班列的经验推广到西部陆海新通道上。

2018年11月,在迪拜-钦州-成都海铁联运方式上,多式联运“一单制”作为最终交付凭证,首次在南向海铁联运通道上应用。截至目前,已顺利推动“一单制”+供应链平台、区块链、内外贸联动等模式落地,持续推动贸易便利化发展,有效提升了南向通道的运输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提升效率的更高层面,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云南洲际班列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老挝磨丁经济专区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三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共同构建一体化多式联运信息平台,支持和推动物流信息系统对接,实现铁路全程维护和查询等服务功能,加速一体化发展。

随着通往南向的“捷运快线”逐渐被打通,目前从北部湾港到四川已相继开通至成都、宜宾、自贡、攀枝花、遂宁等班列。截至2021年7月25日,四川班列全年共到发518列,运量2.59万标箱,同比增长44%,继续保持高速增长。

此外,《实施方案》进一步明确提出将完善沿线枢纽与集疏运体系,包括建设成都天府国际空铁公多式联运物流港和空港铁路货站、蒲江铁路物流港、青白江多式联运转换中心、龙泉驿铁路货站、汽车物流多式联运中心,建设南充物流园、泸州临港物流园、达州公路港、自贡无水港、宜宾临港物流园,改造宜宾一步滩铁路货运站等。

随着这些枢纽的进一步完善,物流运输效率无疑将得以大大提速。

以通道带产业

企业纷纷涌向东盟市场“掘金”

以通道带产业,这是中欧班列的发展经验,也是《实施方案》对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抱以的期待。

《实施方案》指出,要深化通道产业、贸易合作,打造融合发展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举措重点,包括快通道经济发展、拓展全球服务网络、支持沿线地区与 RCEP 成员国深化经贸合作等。而这些举措,已经让四川不少企业提前尝到了甜头。

“随着东盟成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四川与东盟的经贸往来将更加密切。2020年,四川货物进出口额达到8000多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对东盟进出口额占全省总额约20%。”今年6月在成都举办的“面向东盟的外贸企业物流对接会”上,四川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坦率表示,近年来川桂双方共同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取得成效,强化以通道带产业发展的思路,目前南向通道北部湾出海口已成为四川最近的出海大通道,对双方进一步开拓东盟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有数据显示,自2017年成都国际铁路港经钦州港至东南亚的国际铁海联运班列正式开通以来,已相继带动化工类、机电类、汽车整车及零配件类产品、中东平行车、越南LG电子配件等产品进出口贸易,出口货源中四川省内货源占比更是高达95%以上。

在市场中摸爬滚打的企业,最先感知到“冷暖”。神龙汽车成都工厂物流经理严庆表示,2017年在蓉建厂时就通过中欧班列从法国进口零件,该公司物流成本自2019年起每年下降10%。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日臻成熟,神龙又通过新通道将工厂制造的整车销往东南亚。今年1-7月,该工厂外销达到2020年全年的136%,出口额已超7.4亿元。

在其看来,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进一步打通,使得企业的运输方式出现转变,“过去走上海需要30天以上,而现在15-20天就可抵达海外组装工厂,不仅使得相关零部件的质量更有保证,降低了资金积压,也提升了企业对市场的响应速度。”

作为成都5家首批二手车出口试点企业之一的四川宏盟中拓汽车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也寄期望于新通道进一步向东盟市场发力。“过去,东南亚是全球二手车进口关税最高的地区,但是自recp协定签署以来,东南亚正逐渐成为中国二手市场出口的最大市场。”该公司总经理李川说,依托南向国际班列出口二手车,今年上半年公司已完成去年100%的出口量,今年销量预计可翻4番。

此次《实施方案》明确指出,将支持沿线地区与 RCEP 成员国深化经贸合作,加强国际商贸和服务合作,推动区域统一大市场初步建立,通道经济初具规模等,这让李川们十分期待。

责任编辑:张致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