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国际国内

从西柏坡到北平 谁半路拦下了“进京赶考”车队?

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结束,华东、华北和东北三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使解放区面积和人口陡然增多,中央管理机构需要扩大,搬迁到大城市办公已成必要。于是在北平和平解放之后,中央机关的搬迁问题立即提到议事日程。根据各方意见提议,中共中央和军委机关定在开完七届二中全会后迁往北平。中央机关从农村搬到城市,是我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革命胜利的重要标志之一。

进驻北平被比喻为“进京赶考”。从西柏坡到北平城,短短350余公里的路程,中共中央专门成立了“转移委员会”,提前数月精密谋划,周恩来亲自规划路线,李克农秘密到北平打前站。“进京赶考”途中还发生了有意思的一幕,“进京赶考”车队在路过河北涿县时(今涿州市)竟然吃了一个“闭门羹”。

“赶考”路上,究竟有哪些弥足珍贵的故事呢?一起去看一下。

西柏坡纪念馆

西柏坡纪念馆

“进京赶考”

周恩来主管“转移委员会”

1949年3月23日清晨,西柏坡。毛泽东望着连绵雄伟的太行山,激动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

就要出发前往北平了,大家对这一天期待已久。西柏坡中央大院里,人们忙前忙后准备着出发的行囊,好不热闹。

中共中央整体搬家非同小可,也并非易事,安全保障更是重中之重,容不得半点闪失。早在1949年1月,中共中央就开始谋划,并专门成立了“转移委员会”,由周恩来亲自主管。

中央决定由周恩来、任弼时、杨尚昆负责搬迁指挥,杨尚昆负责具体调度,曾三负责文档整理和押送,李克农先去北平打前站,负责安全调查。杨尚昆接受任务后,立即给在北平的彭真、叶剑英等发去密电,通知他们在北平做好迎接事宜。

fcapp_d2ebdb2d-4ed2-4b99-b509-6a1763362d66_1612104412374

周恩来亲自制定了进京路线。他没有选择由石家庄直飞北平,这是由于当时山西太原仍在国民党的控制下,一旦中共中央进驻北平的消息泄露,由太原机场起飞的国民党战机,将直接威胁中共中央的安全,机动性好的汽车成为了当时的最佳选择。

从西柏坡到北平沿途每一段都作出周密安排:从唐县到涿县由华北军区负责,涿县到长辛店由四十二军负责,长辛店到西直门由四十一军负责,西直门到香山由李克农负责,对空警戒由刘亚楼负责。

3月22日,中共中央“进京赶考”前一晚,叶剑英等就涿县到北平的铁路布置再次致电中共中央。周恩来在复电中指出:“我们预定24日晚宿涿县,请派一负责干部到涿县等候我们,由涿县到北平的专车可做准备,究竟坐汽车或乘火车,等我们到涿县后再作决定,请你们仍做两种情况的准备。”

吃“闭门羹”

哨兵:“毛主席来了也不行”

3月23日清晨,新华社向全国发布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公报。上午11时,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率领由11辆中小吉普、10辆大卡车组成的“赶考”车队离开了西柏坡,沿着山间公路向北平城进发。

车队一路向北,途经保定、徐水、定兴、新城(今高碑店)等地后,3月24日傍晚,“赶考”车队来到了涿县,这是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前的最后一夜。

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通过正阳门时的照片

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通过正阳门时的照片

当时天色已晚,涿县城门紧闭。“赶考”车队在这里遇到了“麻烦”。守卫的哨兵将车队拦下,不让进,还“霸气”放话:“不管你是谁,就是毛主席来了也不行!没有我们领导的命令不能进,我们要执行命令!”

在哨兵进城汇报期间,毛泽东耐心等待,并对卫士长说:“他们做得对,不要紧,可以等一等。”

大家正着急时,中央机关打前站的同志和涿县负责同志,急急忙忙从城里跑来:“进!进!快让汽车进去!”哨兵这才敬礼放行。原来,当时涿县刚刚解放不久,安保是头等大事,因此全城哨兵全部严阵以待,不敢有半点松懈。

执政为民 

“买卖难兴隆”让毛泽东心急

当晚,车队顺利“过关”后进城。细心的毛泽东发现,偌大的县城内冷冷清清,商户大门紧闭,并听到了“市场没回城,买卖难兴隆”的说法。

毛泽东找来时任涿县县委书记王成俊询问情况,王成俊赶忙解释:原国民党驻军为了城防,把商户都赶到了城外,不让人们进城来。涿县解放后,接管工作头绪较多,一时没顾上,还没把市场迁回来。

1949年3月22日,周恩来对叶剑英、李克农关于迎接中央迁平工作布置的复电

1949年3月22日,周恩来对叶剑英、李克农关于迎接中央迁平工作布置的复电

毛泽东当即指示:工作千头万绪,先要从群众最需要的抓起,应该学会掌握城市工作的规律,马上把市场迁回来。毛泽东指示的“市场回城”,为当地党政领导上了“执政为民”的第一课。

当晚,毛泽东一行住在涿县城内粉子胡同的第四十二军军部内。

“赶考”车队凌晨就要出发前往北平,李克农等人正在北平进行最后的迎接筹备工作。此时,北平刚刚解放两个月,随着我军的不断胜利,从东北、华北和西北有大量特务流窜到北平潜伏起来,一时半会儿很难查清楚,防止特务搞破坏、保证“赶考”队伍的安全被放在了首位。

1949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关于中共中央抵达北平的报道

1949年3月26日,《人民日报》关于中共中央抵达北平的报道

为确保中共中央绝对安全,24日晚,时任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北平市市长的叶剑英和时任军委铁道部部长的滕代远乘火车赶到了。叶剑英建议,车队由涿县换乘火车前往北平,并将安保工作交给了李克农。

根据计划,铁路布置情况如下:编三个列车,每列车八个车皮,三十辆摩托车巡道。第一列车八个票车,载警卫部队和少数干部及保卫人员为压道车,到西直门车站下车,然后用卡车将他们直送香山。第二列车挂八个卧车、一辆餐车,此车直开清华园车站,然后换乘汽车开西郊飞机场阅兵,并与工、农、青、妇及民主人士、学生见面。第三列车挂五个票车、三个行李车,专载高级干部,开前门外东车站,然后乘汽车巡城一周,一面可以转移目标,一面让初到北平的高级干部观光一番。

“最后一段路”

专列未按时抵达李克农急得踱步

3月25日凌晨2点30分,“赶考”专列从涿县出发,中共中央进驻北平的最后一段路程开始了。涿县到北平清华园站一共60公里的路程,沿途共有12站,按照当时的车速,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这段行程成为了安保重点。

为确保万无一失,每个车站都安排了两名负责人,一人负责守电话,一人负责盯道岔,监督车辆安全通行。按照计划,中央机关大多数人在前门站下车,警卫部队在西直门站下车,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在清华园站下车。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董必武、林伯渠同马叙伦、黄炎培、郭沫若等在西苑机场的合影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董必武、林伯渠同马叙伦、黄炎培、郭沫若等在西苑机场的合影

25日清晨5点,早该到站的专列迟迟没有出现,早已过了预定的到达时间,李克农在站台上来回踱步,十分焦急。

是不是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李克农不免担心起来。清晨6点左右,一列火车缓缓驶入了清华园车站,忐忑不安了4个多小时的李克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专列凌晨发车,周围一片漆黑,为了确保夜间行驶安全,火车司机降低了车速,所以晚点了。火车停稳后,毛泽东第一个走下列车。这是他离开整整30年后,再一次踏上北平的土地。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西苑机场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部队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在西苑机场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部队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当日下午到西苑机场接见民主人士,随后在西苑机场阅兵,顺利进驻香山,至此,从西柏坡向北平城的大搬迁顺利完成,中国共产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大考场”。

当晚,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中共中央抵达北平的消息。

当蒋介石听到这个消息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们的情报系统难道都是一帮饭桶吗?”

参考文献

《“进京赶考”考什么》(党建网)

《中共中央“进京赶考”》(共产党员网)

《新中国从这里走出来》系列“进京赶考”路 (央视网)

《北平一九四九——“赶考路上”》 (央视网)

《1949:毛泽东率中共中央“进京赶考”纪实》 (党史博采)

《从西柏坡到北平:中共中央大搬迁》(《中国档案》)

《“中共中央进北平”若干历史细节》(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612106528725076782

责任编辑:张致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