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聚焦四川

四川:从地上到天上 三只“眼”绷起防火线

近日,冕宁县泽远镇,一辆准备进入林区的车辆被镇上的防火队员拦下,示意司机扫描路边的防火码方可进入林区。

1月21日中午,西昌市川兴镇大箐国有林场。一屁股坐在地上,川兴镇镇长宋超常和大伙儿草草吃了干粮,又抄起镰刀锄头,朝林间觅去。

连日来,宋超常和镇上干部轮番带队进山入林,排查火灾隐患,清理林下可燃物,每天步行3万步左右。“这样高强度的巡查,我们从1月1日就开始了,要坚持到6月底。”

去年底,省政府发布史上最严森林、草原防火令,明确1-6月为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火期。全省上下闻令而动,严防死守,遏制森林草原火灾多发势头。

当前,四川森林草原防火面临哪些重点、难点?从省级部门到基层单位,如何打好森林草原防火这场攻坚战?

A

老毛病

主客观原因交织,防火形势严峻

1月18日19时,正在家中的省林业和草原局防火处三级调研员尹波,突然接到通知:“去马尔康,指导扑火!”

马尔康市白湾乡突发森林火灾,过火面积已达10余公顷。尹波立即赶赴省森林消防总队,并前往白湾乡。经各方力量扑救,直到1月21日现场无烟、无火、无复燃可能,尹波才撤离。

2017年以来,全省共发生森林火灾580余起,重特大森林火灾主要分布在凉山州、甘孜州、阿坝州和攀枝花市三州一市。全省有116个入列国家火灾重点地区。

四川为什么爱“发火”?省林业调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波分析,主要有三个“老毛病”。

气象方面,川西南山地区常年气候干燥,蒸发量远大于降雨量;川西高山高原区地形深切割,形成干旱河谷,冬季谷内降水少,温度偏高;盆地地区冬季干燥,夏季高温。据预计,今年防火期省平均气温与往年相比偏高、降雨量偏少、高火险时段偏长,部分地区森林草原火险等级较高。

林下可燃物大量堆积。虽然几十年来,通过实施一系列造林绿化工程,四川省森林覆盖率提升了,但也造成林下可燃物大量堆积。目前部分林区林下可燃物载量已超过国际公认的每公顷30吨易发生森林大火的临界值。

人为活动频繁。三州一市人口主要集中于河谷地带,生产生活火源多,威胁邻近林业和草原资源。盆地内部交通发达,人为活动更加频繁。全省主要景区景点位于森林资源富集区域,游客流量大,潜在火源隐患多。此外,农事用火、祭祀用火管控难度也在加大。

刘波坦言,四川省森林草原主要分布在西部高山高原和盆地边缘地区,山高坡陡,沟深谷狭,交通不便,加之这些地区风向往往飘忽多变,林火发生时,扑火难度大,危险性也很高。

B

新形势

机构职能调整,更要当好“前哨”

根据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部署,今年1月,四川完成了全省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体制机制调整,将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指挥部办公室从省林业和草原局调整到应急管理厅,市县层面同步调整。

在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看来,一方面要尽快交接相关工作职能;另一方面,必须迅速适应新机制,确保工作不脱节、不断档。

元旦前一天,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机构、职能全部调整转移。新的机制、新的职责带来新的思路。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眼下,四川省森林和草原系统承担着森林草原防灭火“前哨”的功能——集中全力,尽全力把森林草原火灾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

当好“前哨”、消除隐患,必须锁定人为因素,防火主要是“防人”,特别是野外用火管理这个重点,尽可能降低人为因素引起的森林草原火灾发生频率。必须把责任层层压实,将触角向基层延伸,层层传导,实现源头治理。换言之,防火“重在基层,也难在基层”,要把资源用在“刀刃”上,守好“最后一公里”。

“去年底,省政府发布史上最严森林草原防火令,在火源管控、责任落实、监督检查、处理处罚等方面提出刚性要求,这就是我们的行动纲领,必须对标要求。”上述负责人说。

C

出实招

人防技防物防,织起立体防控网

“打火机要拿出来哦。”1月22日,大箐国有林场入口防火检查站,护林员阿什依崇拦下车辆,要求车内人员填写进山登记表、过安检机、填写防火码后,方可进场。

阿什依崇和另外两名护林员吃住都在站上,不管外面刮风下雨,深夜都必须起来检查情况。距离检查站两公里外,驻扎着一支半专业打火队,配合开展巡山护林。

打好森林草原防火攻坚战,四川省用好人防、技防、物防三股力量。

挡住火源,截至1月13日,全省35个高危县(市、区)设置固定防火检查卡点1846个,还增派了大量巡护力量。

在西昌红星国有林场瞭望塔,安装了“森林眼”系统,360度可旋转、缩放的摄像头全天候盯着林场。后台工作人员发现疑点后马上上报指挥部,进行处置。目前,全省已建成129座类似瞭望塔。

还有更大的“眼睛”。办公室里,甘孜州草原工作站副站长马涛打开电脑,点开高分卫星遥感应用软件,川西高原俯瞰图中出现一团红色的标记。

“这个标记就表示这里温度高,可能发生火灾了。”他说,高分卫星通过获取地面热红外信息,能自动识别高温目标,定位精确到经纬度,最高识别精度可达1平方米。

省林业和草原局牵头与华为等技术单位合作,着力技防能力提升,深研细究,加力集成火险等级预警、雷击火监测、护林员监管系统于一体,以利从技术层面形成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之势。

为确保火灾发生后能尽快扑灭,四川省还加强物防建设。截至1月中旬,全省新(改)建防火通道1.1万多公里,开设隔离带8000多公里,修建蓄水池1.5万多口,新(改)建扑火队营房5613平方米。

D

谋长远

摸清全省防灭火家底,6年攻坚实现标本兼治

徐世兴后悔极了。在德昌县麻栗镇当了十几年护林员,就因为这一次疏忽而丢了工作。前不久,尹波所在的督导组,在麻栗镇开展防火督导,突击检查麻栗镇麻地湾防火检查站,结果大门紧锁,不见值守人员徐世兴。

“我们马上打电话找人。”尹波说,后来发现是因为徐世兴临时有事回家了。“防火关键期,容不得半点怠慢!”经研究决定,将徐世兴解聘。同时,对工作不称职的麻栗镇大坝村护林员胡德刚、光辉村护林员罗平,进行全县通报。

1月4日起,省林业和草原局13位厅级干部带队,抽调近200名处级干部、业务骨干,下沉三州一市的35个高危县(市、区)一线,开展今年第一轮森林草原防火督导。督导组进村入户、走访问询、查阅资料、电话抽查、座谈交流,压实防火责任。近期,省林业和草原局还将组织开展第二轮督导。

打好防火“提前量”。四川省近期正在抓紧制定全省林(草)长制实施意见,该项改革,必将织密省市县乡村五级保护森林草原资源的责任,也将不断压紧压实各级各部门的防火责任。

同时,四川省已启动森林草原火灾风险普查,计划用两年多时间,摸清全省森林草原防灭火“家底”,建立火灾风险与减灾能力数据库,绘制全省森林草原防火“一张图”,为相关决策提供依据。

根据《四川省森林草原防灭火标本兼治总体方案(2020—2025年)》,四川省将在175个有森林草原防火任务的县级行政单位,实施为期6年的治理。到2021年底,重点解决当前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坚决遏制再次发生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及造成人员伤亡。到2025年,切实提升森林草原防灭火综合防控能力,从根本上解决森林草原火灾频发及人员伤亡问题。为此,四川省近期将实施综合管理能力建设、防灭火管理能力建设、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宣传教育能力建设、指挥决策能力建设和火灾扑救能力建设共6大类重点工程25个重点项目。

责任编辑:张致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