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聚焦四川

旷继勋蓬溪起义遗址①:这里树起四川第一面中国工农红军旗

走进初心地(1921—1930)

“欢迎来到‘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的诞生地,牛角沟。”1月13日,腊月的第一天。“初心·建党100周年”采访团记者来到遂宁市蓬溪县大石镇牛角沟村。刚到村口,旷继勋蓬溪起义遗址景区解说员、遂宁蓬溪县大石镇牛角沟村村民唐春红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在蓝天白云和冬日暖阳的映衬下,一身红军装的唐春红站得笔挺,向记者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手臂上捆着的红布条,随风飘扬,与身后写着“四川红军第一村”的牛角沟地形雕塑以及道路两侧整齐划一的“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旗帜型灯箱相互呼应,一抹抹“红”扑面而来。

“雕塑像尖刀,刺进敌人的胸膛;像火焰,点燃燎原的星火;像牛角,讲述牛角沟蝶变的历程。”跟随当地村民和红色文化专家,记者实地探访旷继勋蓬溪起义遗址,追寻这片土地上的红色印记,感受92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起义,缅怀革命先驱的光辉业绩。

“四川红军第一村”牛角沟地形雕塑

“四川红军第一村”牛角沟地形雕塑

“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广场

“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广场

“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食堂

“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食堂

村民正瞻仰旷继勋蓬溪纪念碑

村民正瞻仰旷继勋蓬溪纪念碑

牛角沟起义纪念地

牛角沟起义纪念地

远眺“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广场

远眺“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红军广场

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

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

旷继勋蓬溪起义动员场景

旷继勋蓬溪起义动员场景

一面旗帜

建立西南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

牛角沟因地形酷似牛角而得名,从高处俯瞰,沟外浅丘相连,沟内水塘高地错落,沿着红军步道拾级而下,沿途的石壁上刻着红军标语。走到沟边山崖处,延伸出的山体提供出一片遮风避雨之所,岩石上青苔斑驳,新生的叶子从岩缝中萌出。

“这是90多年前,旷继勋率部驻扎、藏身休整过的藏兵崖。”身穿红军装的四川红色文化专家、“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文化总顾问王益迎面走来,讲述起一段90多年前的历史。

上个世纪20年代,四川军阀混战,长期混乱,数千万人民生活暗无天日。1927年,四川发生“三三一”惨案,这标志着四川大革命的失败,革命进入低潮。与此同时,川北、川东和川南许多部队里,已有党的活动,只要打响头一枪,就很可能来个四面点火。经过上级党委批准,川军第七混成旅代旅长、共产党员旷继勋率部来到川中遂宁地区的牛角沟一带秘密筹备。

1929年6月29日,旷继勋率领4000余名官兵在牛角沟起义,树起“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的旗帜。随后率部从牛角沟出发,分西门、南门两路,于30日拂晓占领蓬溪县城,并建立了西南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蓬溪县苏维埃政府。

宣布起义的地方在牛角沟村头的一片高地,坡下的公路,直通318国道。爬上矗立旷继勋牛角沟起义纪念碑的山梁,冬日正午阳光煦煦。

“听我父亲说,当时起义宣誓时是正午,就像今天一样,阳光特别好。十多岁的父亲在一旁高粱地里,看着他们在这里慷慨陈词,‘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的红旗高高飘扬。” 在纪念碑前伫立许久的牛角沟村原住村民舒维吉说。

历史的号角在牛角沟响起,一颗红色信号弹在这里划破漫长黑夜。“这是一次在中共四川省委直接领导下进行的一次震惊全川的革命武装行动。在旷继勋宣布起义,树起红军大旗的同时,省委向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全川人民发布了《为江防军第七混成旅举行革命兵变的宣言》。”

四川各地,纷纷响应。起义历时月余,行经12个县,从川中转战到川东北,期间先后建立了蓬溪和新政两个在四川乃至西南地区最早的县级苏维埃政府。“这次起义,既打破了白色恐怖的危局,又极大地激励了全川人民,对四川革命形势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对鄂西根据地的开拓,起到了支援与配合作用,在四川播下了革命火种,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革命火种同样点燃了群众的热情。据地方文史资料记载,旷继勋蓬溪起义后四川许多知识青年和工农大众参加了革命。“我们村一直有很高的参军热情,印象里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有110多人参军。”退伍老兵、老村支书王德训说。

一种精神

不忘初心“祭”英魂 牢记使命谱新篇

“这些革命先烈留给了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能够激励我们奋勇向前,这些精神是我们不能忘却的根本。”在旷继勋起义指挥部的营房,看着川军第28军第7混成旅起义旧址的牌子,来自成都的60多岁游客童中德,对着孙子说道。自2019年,蓬溪县启动蓬溪起义遗址综合性保护开发,去年8月,总投资1.5亿元的“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项目落地开工后,前来缅怀革命先烈的群众越来越多。

“听我父亲说,当时旷继勋和部下就住在我家粉坊,他们行军会主动避开庄稼,不管村民给什么他们都要给钱,不要群众一分一厘。” 舒维吉说,指挥部原本他家的老房子,当听说要被利用起来还原旷继勋带队起义时的革命场景,他积极让出老宅。

“群众很支持,主动捐出家里的镰刀、蓑衣等老物件,不少村民还到项目现场帮忙。”牛角沟村书记王勇说,项目采取合资方式,让村集体有收益、村民有股份,村民还能在家门口就业。目前项目已复原指挥部旧址、红军驿站、藏兵崖等红色景点,核心区建设已经完成70%,红色讲堂、行军体验区等项目正在加紧建设,预计今年3月试运行。

“以‘中国·四川红军第一村’为核心景点,蓬溪县已构建起继勋公园、中国红海、蓬南烈士陵园红色旅游经典线路。”遂宁市蓬溪县景区管理中心主任罗华生介绍,从2019年6月至今,蓬溪红色旅游人数和收入均占全县旅游板块的三分之一,实现旅游收入14.8亿元。

在旷继勋蓬溪起义遗址参观时,不时能看到穿着红军装的年轻人,他们是在村里工作的年轻人。“去年11月,我来到景区工作的,村里还有8个和我一样在这里工作的大学生。”从牛角沟村走出去的大学生陈冠利说,她想回来参与和见证村子的每一个细小变化。

午饭时刻,记者与牛角沟村民围坐在红军食堂。不远处是在加紧建设的红色讲堂和游客住宿楼,身穿红军装的工作人员在身边来来回回。

自从到“红军食堂”上班,红军装就成了村民衡英的日常装。“穿上这身军装后,孩子们的问题就多了很多,孩子们会追问我革命先烈的故事,会赖着我讲蓬溪起义的故事。”衡英说,感觉孩子们更懂事,更加感恩和珍惜现在的生活。

“我们就是要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再造一种‘历史场景’,并从其中获得教育和启发。”王益说,穿红军装、走红军路、吃红军餐、听红军故事,红色音符在这片绿色土地上跳跃,也奏响了一首红色和绿色相交融的乡村振兴奋进曲。

在这片旷继勋蓬溪起义的红色大地上,春芽树郁郁葱葱。“这个村的春芽树长得特别好,到春天丝丝清香飘荡在整个村庄,就像蓬溪起义一样,播撒出一片革命的春芽。”王益取下手臂上的红布条,系在春芽枝头,“我们之后也会为参观者系上一样的红飘带,在他们离开牛角沟前系在村里的春芽树上,意为不忘初心和使命。”

责任编辑:张致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