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聚焦四川

变迁|从1958年到2022年 从达成铁路到成南达高铁

7月20日下午6点22分,达(州)成(都)铁路渠县土溪站,成都开来的D5190次列车像一条白色长龙,稳稳驶入。

刹那间,燥热下的平静被打破,乌泱泱的人群潮水般涌来,昏昏欲睡的小镇顿时来了精神。几分钟后,伴随着上百名旅客分流至各地,小镇又归于平静。

从1998年达成铁路通车开始,闹热与平静,在日复一日中反复上演,构成了小站时光的全部。

最近,一条消息在不断撞击当地人的耳鼓:成(都)南(充)达(州)高速铁路即将动工建设。

尽管还不确定这条高铁是否会经过、停靠土溪,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条时速达到350公里的钢铁巨龙,将串起成都、遂宁、南充、达州四市,带动沿线乃至四川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穿越成都平原和秦巴山脉,把四川盆地和长三角、京津冀等地有机联系在一起。

从达成铁路到成南达高铁,穿越数十载时光和四座城市。时间和空间,共同书写着一部变迁的历程。

1958年

达成铁路开工便暂停;直到上世纪80年代,少年省外求学依然坎坷

穿过起伏不平的街道,今年75岁的土溪镇居民赵井文一定要带我们去“看样东西”。在滚滚热浪中行走,达成铁路在头顶经过。目之所及,在一长串巨大的混凝土桥墩外,有三座威武的石墩。

这是几个有故事的石墩。故事发生在60年前。1958年的冬天,这个小乡场上突然来了一批生面孔,住了半条街。来干吗?修铁路。怎么修?打石头。“大冬天的,他们光着膀子举着锤子,‘嘿着嘿着’的声音,老远都能听见。”

原来,那一年,国家决定动工建设达州到成都的铁路,土溪正是铁路经过的地方。

修铁路、通火车、走出去……在叮当作响的铁锤声中,15岁的赵井文憧憬着有一天能乘坐火车,去更远的地方。然而,这一等就是40年。由于当时经济困难,第三个石墩还未完工,铁路便暂停修建。

中断修建的达成铁路,不仅让一个小镇青年的梦想戛然而止,也为一个绵阳青年的求学路平添了几分周折。

1981年8月底,18岁的刘运辉搭乘火车赶赴兰州交通大学上学,当火车走到广元的时候,因为遭遇暴雨,宝成铁路全线中断,要恢复需要等到一个月以后。

无奈之下,他们只有乘坐汽车,辗转赶到达州,准备在那里转乘襄渝铁路辗转去兰州。无奈的是,襄渝铁路同样中断,他们又只好再次出发,赶到重庆,再到成都,最后是由学校派汽车来接他们到了学校。等他们赶到,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

这段难忘的囧途在刘运辉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同时,也坚定了一个信念:必须为四川新增一条出川通道。

几年后,刘运辉从兰州交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铁二院,开始铁路建设运营研究工作。很快,他们开始接手达成铁路的前期研究工作,为达成铁路的再次开工做准备。

一场变迁

1998年

达成铁路终于建成投运,“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故事,在铁路沿线比比皆是

中断修建后,待达成铁路恢复开工,已是1992年。

今年79岁的柴应荣退休前是遂宁市副市长,对于达成铁路的修建历程,他记得很清楚。当年为了筹措资金,340万遂宁人拧成一股绳,“从牙缝里‘挤’出了达成线,令人动容。”柴应荣说。

正式投入运营,已到1998年。从此,“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故事,在达成铁路沿线上演。

达成铁路土溪站

1998年,渠县流溪乡小伙李浩进入土溪乡政府工作,也正是那一年,达成铁路通车。“莫说是一个乡,就是一个县通火车,在那个年代也是天大的喜事。”

为了迎接第一列火车的到来,当时的乡政府组织了政府、医院、学校工作人员来看通车仪式,请来镇上小学的仪仗队、鼓号队助阵,自发到来的群众把小站团团围住。

达成铁路土溪站 

成都和达州之间的时间距离拉近到4个小时。列车拉动的不仅是土溪和沿线城市的距离,更是聚拢了土溪的人气。土溪镇的常住人口从当年的7000多人增加至目前的2万人以上,个体经营户从不足500户到目前的上千户。近3年,私立幼儿园从无到有,已开办两家,目前镇上正在筹办一所私立小学。

达成铁路土溪站 

同样的变迁,还发生在这条铁路的许多站点。

沿着达成铁路,离土溪100多公里,是南充市营山县的小桥镇。百年来,牛市是小桥镇的代名词,但交通一直是该镇壮大牛产业的短板。

在小桥镇经营着一家牛肉冷冻厂的李四清见证了达成铁路的修建和开通。20多年前,李四清是镇上的一个牛贩子。“那时候想把肉拉进城去卖,全靠三轮车或者小货车。”李四清说,小桥镇位于营山县城东部,虽有305省道穿镇而过,但路况很差。如遇高温或者雨天,长时间运输难以保鲜,因此,当时牛肉最远只能销往渠县和营山。

1998年,伴随达成铁路的竣工,横贯小镇的铁路犹如一条上链的运输机,将小桥镇的牛肉和相关皮革制品源源不断地运出。李四清牛肉厂的产品,也搭着铁路“顺风车”远销河南和山东等地,年销售额从当年的不足10万元跃升至100多万元。不仅仅是李四清,小桥镇还催生出一批鸡、鱼、猪养殖大户。

多双推手

2018年

不愿在高铁时代掉队,牵动众人心的成南达高铁终于有了明确规划

铁路发展,永不停歇。多年后,刘运辉又全程参与了达成铁路扩能改造工作,推动开行“和谐号”动车组列车,运行速度从之前的80公里/小时提升到最高200公里/小时,基本达到这条铁路运行速度极限。

当达成铁路运行速度和运输能力不断逼近极限的同时,全国的高铁建设如火如荼。2010年以来,成渝高铁、西成高铁、成贵高铁等项目相继启动。

彼时川东北方向依然是沉寂的一片。“不抓紧行动,川东北将在高铁时代掉队。”刘运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焦急万分的不只刘运辉。2014年起,省政协常委、达州市政协主席康莲英和多名省政协委员一起,连续5年在省政协全会上提交提案,并在小组讨论会发言呼吁,建言省委、省政府积极协调国家铁路局将“成南达高速铁路建设”纳入《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尽快开工建设。

2017年,省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期间,康莲英再次提交提案,其中明确指出,成南达高速铁路对四川省意义重大,可促进我省借万州深水港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发展,进一步巩固我省在西部地区的铁路枢纽地位。

也不仅仅是当地政协,人大、政府都在联合向上级部门建议,尽快启动成南达高速铁路项目。在他们看来,这条线路的规划建设,不仅对于打通四川东向快速融入长江经济带大通道、北上快速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京津冀大通道具有重大意义,还能促进成渝经济区东北部加快发展和川陕革命老区脱贫。

尽管社会各个阶层的呼声高涨,但由于铁路建设投资巨大,涉及范围广,审批权在国家,所以进展较为缓慢。

“有时候真觉得有心无力,有劲使不出。”刘运辉坦言。

由慢到快的转折点,肇始于2018年初夏。省领导率队考察南充达州期间,明确提出要高标准建设成南达高铁,一举冲破阻滞四川“四向拓展”的“动脉血栓”。

加快,体现在行动上。6月6日至7日,四川省党政代表团赴重庆市学习考察期间,坚定表示,砸锅卖铁也要把成南达高铁建起来。

前不久召开的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成南达铁路被明确写入全会的决定。而就在全会闭幕的第二天,省委主要领导就带队赶赴北京,与有关部门沟通协调。

节奏骤然加快,刘运辉明显感觉到中铁二院最近忙碌很多,承担这个项目勘测设计的团队晚上经常加班加点干,“热情又回来了!”

一种期待

遥想2022年

牛肉厂老板脑中有了一张“半小时经济蓝图”

“真的吗?啥时候开工?”当记者告诉他,国家正在部署修建成南达高铁时,李四清有些激动,不断询问。

“小桥镇的牛肉若能乘着成南达高铁销往更远的地方,那会是什么景象?”李四清望着不远处的达成铁路,脑中已有了一张“半小时经济蓝图”——未来,小桥镇的土货能经营山往西销往南充、成都,经达州往东销往重庆、湖北甚至更远。

同样期待的还有广元小伙杨智钦。

2008年,杨智钦毕业来到成都铁路局遂宁车务段的土溪站工作。

刚来的时候,这里就和大多数乡镇一样,大多是两层的小楼,动车开通后,为了提升场镇形象,渠县在站外一条马路之隔的地方修建了具有土溪镇特色的汉阙广场。

很多乡镇房屋都是自行设计,杨智钦看到的土溪则不同,广场周边的商业、住宅,都是按照仿古的风格统规统建。

土溪一点点的发展变化,让杨智钦开始有了安定的想法。2014年,他和信用社有工作往来的姑娘恋爱了。

现在,他称自己是“半个渠县人”,刚过而立之年的他也成为了车站客运主任。“你在其他乡镇很少看到高层吧,在土溪,已经有了四五栋高层电梯住宅。”

最近,成南达高铁争取在2019年开建、2022年建成投运的消息传来,“因交通而兴”,土溪人十分期待。杨智钦办公室的书柜里,关于高铁的书籍占了三分之一。

尽管高铁不一定经过、停靠土溪,但高铁的带动作用那么明显,渠县能够在时速350公里的出川道路上作为重要一站,那么水涨船高,土溪也会迎来发展新契机。“我做梦都在期待那一天。”杨智钦说。

责任编辑:张轶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