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1651397158@QQ.com | 电话:0818-2250711

首页 县市区分频道 通川区 乡镇连线

达州通川区“七仙女”火了!独家揭秘她们的幕后辛酸

微信图片_20180625114059

上图从左到右为:北山人民政府副镇长、北山镇双鱼村第一书记魏娟;通川区地方税务局女工委主任、碑庙镇石笋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陈思燕;通川区经信局职工、梓桐镇宝泉村第一书记张晏榕;通川区国家税务局女工委主任、碑庙镇三上村第一书记陆丽丽;通川区档案局副局长、檬双乡尚寺村第一书记何睿;

大家还记得达州市通川区今年“五四演讲”活动上的脱贫攻坚“七仙女”吗?

通川区是省定贫困县,在45名贫困村第一书记中,有7名是女性。近日,一场《脱贫攻坚七仙女 奋斗青春苦也甜》的演讲,让她们的故事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

这场演讲后来在朋友圈二次传播,既成了“催泪弹”,也为“七仙女”圈粉不少。

脱贫攻坚“军令如山”,七位女性第一书记如何啃这块硬骨头,当生活与工作出现矛盾时,她们又是如何用绕指柔来化解?

近日,川观妹走进通川区,探访“七仙女”背后的故事。

选派第一书记消息传来 休产假的她立马申请

2015年初,29岁的蒲政兰正在休产假。当时,她是通川区工商质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局里要为对口帮扶的安云乡木龙村选派第一书记的消息传来,蒲政兰一夜深思——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自从出来读书就少有机会反哺家乡,“这次下乡扶贫,是个绝好的机会!”

第二天,蒲政兰出现在局领导的办公室里。没想到,领导当即拒绝,“你是个女娃,又还在哺乳期,这样太不人性化了!”蒲政兰没有放弃,她回家,做通了婆婆和丈夫的思想工作。

有了家里人的支持,她再次给局长汇报工作。恳请再三,局领导同意了她的申请,并在局党组会议上为她说明情况。2015年4月,蒲政兰作为第一书记,正式走马上任。

就在蒲政兰主动请缨后,在通川区北山镇、碑庙镇、梓桐镇、檬双乡、江陵镇还有6名女性也陆续走上了贫困村第一书记的岗位。

在农村,以前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而七名女性第一书记几乎都是刚参加工作、刚结婚的年轻人,大多数是80、90后。

初来乍到被看轻 村民编顺口溜洗涮

虽然七位女性大多来自农村,但长期在机关工作的第一书记们,“还是把困难估计小了”。作为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不管是村社干部还是群众,难免会对她们有些质疑。

在上任之前,村里人听说“上面”要派来一位第一书记,都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村民们最后见到的却是一个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

大多数人担心年轻女娃吃不了苦,还有少数人质疑“肯定做不长”“下来镀金的吧”“年轻女娃娃,肯定不靠谱”……还没正式开始工作,各种杂音就当面、背地里传来。

演讲中,梓桐镇宝泉村第一书记张晏榕提到,甚至有人编了一首顺口溜:

你说稀奇不稀奇?村里来个女书记!

年纪轻轻夸海口!要让穷村换天地!

黄毛丫头算老几?脱贫攻坚当儿戏!

灭得WiFi耍手机!麻将人都斗不起!

洗澡灭得热水器!切饭灭得肯德基!

厕所就在猪圈头!看你敢去不敢去?

山咔咔头当书记!哪有那么轻容易?

如果不脱几层皮!哪个舅子认可你?

我看这些女娃娃!一个二个娇滴滴!

坚持不了三五天!肯定走人回城里!

有时个别村社干部对脱贫思路的想法不认可,会觉得“我们都可以当你叔叔了,你还来指挥我们?”对此,7名女书记没有辩解。她们在心里暗暗憋着一股劲,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一个个贫困村干出成绩。

务实的作风是打动基层干部和群众的关键。2016年8月驻村伊始,张晏榕挨家挨户走访了解民情。群众的不信任让张晏榕心里不是滋味,可她心里明白,“如果放弃,不仅仅是丢自己的脸,也是单位的脸,更是党组织的脸!”她放下心结,继续走村串户,了解群众需求。

木龙村从前发展产业失败,村里人从此对搞产业没了信心。为了带动群众发展起青脆李,蒲政兰带着村社干部到发展成熟的地方参观学习。

“当时在村上没人信服,我就用事实来影响村社干部,再让他们回去现身说法,引导老百姓。”几次外出学习和院坝会以后,大家总算愿意尝试种植青脆李。这时候,她再趁热打铁,邀请区茶果站站长,来对木龙村的海拔、土质、气候进行综合研判,为村里提供了种植晚熟脆李的全套方案。

“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很重要”,蒲政兰说道,对新鲜的人和事,大家都是观望态度;但事情一件件落实以后,干部群众都知道你是沉下心来做事的。

2017年,七名女性第一书记所在的贫困村都实现了整村退出。

檬双乡尚寺村一位曾经刁难过第一书记何睿的村民说: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灭得使处”的城里90后,但现在我要给何书记打“90分”以上!

既做贫困村的顶梁柱 又做好孩子的妈妈 

在这些工作的背后,女性第一书记,也更多一份艰辛。

虽是农村人,大家早已融入了城市生活。原本在机关工作,每天裙子加高跟鞋是蒲政兰工作的标配,出门必带遮阳伞;到了贫困村,她主动把裙子换成了裤子,高跟鞋换成了运动鞋;走村入户、田间地头,大家忙得没有时间打理自己。

长期高负荷的工作,经常快节奏的生活,原本青春靓丽的“七仙女”增添了黝黑的“健康肤色”。

而更难的,是平衡家庭与工作。

张晏榕刚到梓桐镇宝泉村担任第一书记时,儿子才9个多月,还没有断奶。为了让儿子能离她近一点,她让自己的母亲在距离驻村地较近的碑庙找了间房子。

那段时间,张晏榕每天天不亮从碑庙出发,到梓桐和村社干部一起工作。天黑了,又才搭过路车回碑庙看儿子。

同样还在哺乳期的蒲政兰,孩子才5个月大就跟着她一起住进了偏远的木龙山;江陵镇沿河村第一书记冯岚怀孕八个多月,还挺着大肚子坚持脱贫攻坚;碑庙镇石笋村第一书记陈思燕孩子在成都面临中考,但她却忙得一个夏天也没空去看孩子一眼……

孩子一天天长大,工作忙碌的时候,第一书记们往往一周都不能回家。甚至有时孩子生病了,妈妈们也不能陪在身边,这是书记们最大的自责。但是在她们眼中,扶贫工作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信仰和担当。

张晏榕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脸上一股倔强的神情。

母亲担心她身体累垮,试探行地和她商量:“幺儿,要不第一书记的工作就不要干了嘛?”她却一口回绝母亲:“如果这个时候我打退堂鼓,不仅村里的人看不起我,儿子长大了也会瞧不起他妈!”

压力大时关起门来哭 走出门时必须乐观自信

2017年,通川区要在全市率先脱贫摘帽,11月正是迎检工作的高峰。蒲政兰每天白天和村社干部进村入户,晚上通宵达旦准备迎检资料。当时,她已是安云乡分管脱贫攻坚的党委副书记,工作压力达到顶峰。

“我们是边缘死角村,最怕出问题,拖慢全区脱贫攻坚的步伐”,这个31岁的姑娘扛不住了,在安云乡的宿舍里大哭了一场。

“干部村民质疑我的时候,真想退缩放弃,让我坚持下来的是我作为一个党员的信念,受组织的教育和熏陶多年,既然选择了,就不会轻易放弃。”蒲政兰说,这是在贫困村工作的源动力。七位战友有个微信群,除了讨论工作,常常在里面互相倾诉,互相鼓励。

第一书记们告诉川观妹,遇到困难的时候,压力大的时候,她们也会哭,但是不会当着群众和干部哭。门关好,伤伤心心哭一次,打开门的一瞬间,又是乐观自信向上的一面。

在不知不觉中,最初质疑“女性第一书记”的声音也有了转变。大家不是抹去了原来年轻女性的标签,反而正因为大家是年轻女性,基层干部群众反而对我们更加认可和敬重。

“这个女娃儿还是不容易,还是真不错”,基层群众说不出高大上的评价,但却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2018年春节前,碑庙镇三上村第一书记陆丽丽2018年春节前在开江老家举行婚礼。二十多位村民租车一百多公里,硬是要去讨一口喜酒喝。面对下午3点多钟才到达的乡亲们,陆丽丽满心愧疚,但是村民们却说:“我们三上村今天嫁闺女,我们也是你娘家的亲人!我们不仅要来吃喜酒,还为你带来了一封感谢信!”

由于工作出色,今年以来,几位女性第一书记的荣誉也接踵而来。

4月张晏榕获评通川区第一届“新时代通川好青年”,蒲政兰被评为通川区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5月,冯岚获评“全国五好文明家庭”。

今年,已经是蒲政兰驻村的第四个年头。村里的卫生室、活动阵地、村社道路修缮一新,乡村面貌有了大改变,群众的精神面貌为之一阵,她又穿上了小白鞋,她笑笑说,“村上面貌改善了,我们也可以更明艳了”。

来源:川报观察

责任编辑:通川区工作站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