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专题 2016年专栏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暨红军长征入川80周

来自四川的老兵魏克:70年后老八路又穿上灰军装

9月3日举行的胜利日阅兵将首次组织共产党抗战老兵和国民党抗战老兵一起接受检阅,以体现全民族抗战的伟大精神。
“这次阅兵十分隆重,我作为烈士的后代感到特别欣慰。”国民党抗日英雄戴安澜将军之女戴藩篱表示,安排国民党老兵和抗日英雄子女参加,不仅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与缅怀,更有望增进两岸同胞在抗战历史上的共同记忆。
 
据介绍,这次遴选参加阅兵国民党抗战老兵工作,各地民政部门均进行了周密细致的安排,事前对每位老兵都进行了详细体检,并随队派出精干的医疗人员,以确保老兵的身体健康。
 
8月24日,北京天气晴好。天安门附近的一家酒店,百余名老兵在此集结,等待出席9月3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午餐时分,一些老兵已经迫不及待,换上为他们量体裁衣制作的老兵阅兵制服,走进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身穿褐色军服与穿灰色军服国共抗战老兵,由各自的亲友陪伴着,就这样围坐圆桌,边吃边聊起来。为他们服务的是穿着绿军装的军人。
 
来自成都的老八路魏克,很快吃完一碗炸酱面,说:“这里的菜口味清淡,煮得也软,挺好。”
 
95岁的魏老,除了听力有点不灵,依然保持着军人特有作风:坐如钟,行如风,吃饭快。魏老54岁的儿子在一边,不停大声提醒他:“下次吃慢点儿。”
 
饭后,魏克回到自己房间。魏克说:“条件很好,吃住都免费,就是不让出大门(出酒店),只能在院子里走走。”
 
两周前,接到参阅邀请
 
这次来北京参见阅兵的抗战老兵,都有一名随行家属。
 
为了接待抗战老兵,这家酒店准备好了高级别的安防措施。围墙加装了金属防护栏,大门和后门都有武警站岗,出入登记。酒店内配备了多部轮椅,还设置了医疗站,每天量血压、测心电图。
 
两周前,魏克在成都某干休所家中,接到了参加阅兵的邀请。成都军区收到中央军委关于邀请抗战老兵参加阅兵的通知后,根据健康、年龄、参军状况等因素决定了候选人,魏克和另一位老兵最终得以成行。
 
70年后,再穿八路军军装
 
出发前几天,魏克的老伴儿替他收拾行李,一个印有“西藏昌都解放五十周年纪念”的黑色手提包擦了又擦。部队派来了裁缝,为魏克量好了身材尺寸并报给北京。这次阅兵中的老兵方队,其服装都是根据老兵当时所在部队的军服制作的。 魏克时隔70年后又穿上灰色的八路军军装。
 
魏克家的客厅,放着一人多高的氧气瓶,墙上挂着几幅他写的书法,最显眼的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时写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一旁挂着他堂兄魏麟甫的画像,正是他将魏克带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
 
魏克原名魏兆珽,1920年生于山东济南。1938年参加八路军游击队,在山东泰(山)西地区坚持抗战,历任宣传员、青年干事、指导员。之后参加解放战争,进军西藏,参加西藏平叛和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穿上军装,眼里有了精神
 
魏克对战争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大多细节留在了他的日记中。从参军到离休,他记了50多年的日记。 唯一的一次中断,是1941年日伪军在山东平阿山区扫荡期间。为了突围,魏克把记了多年的日记埋在了山岗上。后来返回故地,日记却再也找不到了。
 
8月20日,魏克和他儿子,以及干休所的一名医生,乘火车来到了北京。之后,随行的医生返回成都,魏克的健康情况由派驻酒店的医生负责。
 
到北京两天后,定制的军服和皮鞋,以及一枚阅兵专用标志徽送到了魏克手上。
 
魏克将军服小心地从衣柜里取出来。军服采用的麻料,透气、轻柔,四个口袋,左臂绣着“八路”臂章。标志徽别在衣服的右胸,徽章上一只银色和平鸽顶着一颗红星,被金色橄榄枝环绕,底部是一支上了刺刀的步枪与一把大刀左右交叉,中间写着“1945V2015”的红字。
 
“这皮鞋用的圆口,特别舒服,走起来一点都不挤脚。”魏克一边穿军装和皮鞋,一边强调。他庄重地整理好领口和衣摆,站得笔直。一双眼睛忽然有了精神,黑得发亮。
 
魏克的儿子代替他参加了23日阅兵的预演。那天早上刚下过雨,阅兵指挥部怕老兵们着凉,就让家属代替老兵乘坐汽车参加预演。魏克看着酒店闭路电视里放的预演录像,好像在想象自己那一天参加阅兵的样子。汽车是中巴车改装的,去掉了顶棚,喷上了绿色的迷彩。
 
“你们记者到时候如果拍了我的照片,一定要给我啊,”他念念不忘地提醒。
 

责任编辑:zzc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