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媒体看达州

广安男子达州流落街头5天 欲跳楼被交警救起

 

男子欲从11楼跳下

 

楼顶、很热……王则雨(化名)有些眩晕,双手快抓不住栏杆了,他在11楼的雨棚上坐了半个小时。7月22日上午11点30分,他还在等一个电话,打给他的爷爷,电话打完后,他就要从楼上跳下去。然而,在这危急关头,达州市的民警和消防官兵做出施救方案,经过30多秒的惊险救援,将这个20岁的小伙子挽救了回来。
 

事发

小伙欲从11楼跳下民警合力施救
 

22日下午12时30分,记者赶到达州南城西环路和通达西路交汇处中侨商务宾馆楼,王则雨坐在11层楼顶雨棚上,楼下消防官兵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并充起了消防救生气垫做好了救援准备。
 

随后,记者按群众指示楼道向楼顶爬去,在当天38度的高温下,待记者爬上11层楼顶时浑身都被汗水浸湿,而此时楼顶已有5名民警和消防官兵正在劝说男子,个个额头上都挂满了黄豆般大的汗珠。
 

“你在这坐了这么久,也渴了吧?要不先喝点水?”民警的这一说法获得了王则雨的回应,他愿意接受民警递来的水。随后,现场气氛稍微缓和了下来。通过几番交谈,民警发现该男子是因为工作不顺心和家庭矛盾突出,加之目前他身无分文、无依无靠才产生轻生念头。便询问他需要得到什么帮助。
 

“把手机给我用一下,我想给爷爷打最后一个电话。”王则雨表示,希望借用民警手机给远在邻水的爷爷打电话道别。就在他跟爷爷认真通电话的时刻,几位民警和消防官兵眼神一对,一位消防官兵便轻轻爬在了顶楼的围墙上。在确定系在腰间的绳索被身后的民警和消防官兵逮稳后,消防员张开双腿纵身跳在呆坐在雨棚上,趁着王则雨还在认真打电话的同时,一把抱住他让其不能动弹,随后在民警和消防官兵纷纷伸手拉着他的手和系在救援消防官兵腰上的绳索,就这样先把男子稳稳地拉回了楼顶。经过30多秒的时间,民警和消防官兵共5人拖拽住绳子,拉了多次,才将这个130斤的小伙子救下来。

 



[page]副标题[/page]

    事前

从厂里出走流落街头身上只剩10元钱
 

王则雨是广安邻水县人,今年20岁,1米7的个头,身材有些结实,说话很简短,由于先天性近视,他戴着一副高度数的眼镜。
 

高一没念完,16岁的他就辍学到了一家水泥厂上班,后来又到了重庆的一家电子厂,干了几个月后,又换了两份工作,便到了邻水的一家机械厂上班。
 

7月12日上午,他坐上厂里的车子来到了达州,负责给一些毛坯零件做维修工作。“厂里的工作强度很大,每天加班到凌晨一两点。”王则雨说,自己有些吃不消,15日的时候,他从厂里出走。背着1个背包,包里放了3套衣服、1瓶洗发水、1支笔,身上只有200元。
 

出走两天后他的钱就只剩下了10块钱。他不得不流落街头,每天在达州城的通川桥两边的滨河路闲逛,并想找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
 

流浪的第一天:他在早上和晚上分别吃了两个包子,晚上12点,等到滨河路的行人散尽,他就枕着背包,在露天坝子休息。
 

流浪第二天:他在三岔路口附近的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面条。
 

流浪第三天:买了一瓶一块钱的矿泉水,饿了一天。
 

流浪第四天和第五天,王则雨没吃东西,裤兜里还有5毛钱。
 

21日这天,王则雨用4个月前他的大姨送给他的手机,编辑好了短信,准备发给他的爷爷,算是作最后的告别。由于手机没电他一直未能发出这条告别短信。
 

22日上午10点左右,他在达州市南外三岔路口,从一位民警那里借到了手机,给爷爷打了个电话,由于民警在一旁,他没有说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当你们找到这里时,说明我已经死了,这一生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我错了真的。我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希望下辈子可以做牛做马来还你们,呵呵!再见了!爷爷奶奶对不起了。”22日,记者在达州市达川区公安分局仙鹤路派出所指导员杨军手中看到了王则雨未发出的这条短信。
 

然而,手机没电,他没能发出这条短信。“如果发了,他就跳下去了。”杨军说。
 

经历

父母离异父亲对他很凶和爷爷一起最快乐
 

据王则雨介绍,9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婚了。他的父亲再次结婚,并有了两个孩子。“父母很少管我,他们只关心另外两个”。
 

在他小学3年级的时候,他和父亲来到街上。“当时我想要吃刨冰”。父亲并没有给他买,王则雨就躲到了一个角落里生闷气,结果被父亲提了出来,他被推到一辆运煤车的车门上,后脑勺撞出了一个口子。
 

在他的印象里,父亲对他一直都很凶,有时候晚上12点还会把他拖起来打骂。
 

后来,王则雨的父亲买了辆双桥车,每月有上万元的收入,家里在镇上的房子也加盖到了4层。而王则雨却住在底楼,也是唯一没有空调的一层。“我一直想要一台电脑。”他说,后来父亲买了一台,但只能两个妹妹用,他连屋子都不能进。
 

和爷爷一起生活的时候,是最快乐的。这也是为什么,在打电话的时候,他只想到了爷爷。三四岁的时候,王则雨还和爷爷住在山上的茅草棚里,那时上山下山往返要2个小时。
 

有一次发高烧,爷爷从山下买了两个包子回来给他吃。“这个事情印象一直很深刻”。
 

现在王则雨的爷爷已经70多岁,主要靠低保为生,平时在家里主要做一些农活,前几年还得了脑溢血。
 

王则雨从读书的时候就想要有一辆自行车,终于在他17岁的时候,他的爷爷帮助他实现愿望,买了一辆500元的自行车送给他。
 

出门在外,差不多两三天,他就要给爷爷打一个电话。
 

进展

不想回邻水想在达州找个包吃住的工作
 

在派出所里,王则雨的工友余先生也来看望了他,在和王则雨共事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两人说话并不多,但他感觉到,王则雨还是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周二的上午,他就说去找达州的同学了,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打电话也没接。”
 

王则雨表示,自己不想回邻水老家,也不想见到父亲,只想在达州找一个工作,能够包吃住。“不想回家主要还是担心父亲打骂。”他说,“在家里熟人多,父亲很快就能找到我。”当记者想要电话联系到他的父亲时,他表示拒绝。刘璨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张骥 宦小淮 摄影报道
 

    原标题:流落街头5天 他想从11楼跳下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