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发布投稿QQ群:524762455

首页 新闻频道 媒体看达州

达州“孝星”女 照顾病瘫母亲9年

编者按

亲情,是一把斜背着的吉它,越到情深处,越能拨动你内心那根脆弱的心弦。12月25日是圣诞节,当四处都弥漫着节日气氛时,达州一个乡村的村民唐自梅,却在难过、叹息中泪流不止。

“不离不弃,即使再苦,也要撑起这个家。”这是唐自梅对自己的承诺。

自2004年以来,9年里,唐自梅一直在家照顾长期卧病在床的母亲、患脑溢血的父亲,为此欠下数十万元债务,还与不堪忍受重负的丈夫离了婚。常年在外打工的弟弟也因肝硬化恶化,被送至医院抢救,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

两位重病老人、肝硬化的弟弟,加上还在读书的女儿和侄儿,唐自梅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6口之家。

母亲瘫痪在床 即便离婚也要回家照顾老人

唐自梅,家住达川区管村镇二尖村十社,今年41岁,个头不到1米5,双手斑驳,额头已布满皱纹。唐自梅指着远处的一处田地告诉记者,这些田地是她家的,前些年,她在家里照顾老人时还耕种些田地,今年家里发生了太大变故,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来了照顾父亲、母亲,不得已只能任由田地里杂草丛生。

“一家人,只有我的身体好点,其他的都有病在身。”唐自梅告诉记者,1996年,家里人用几年所挣的钱以及一些积蓄,率先在当地修建了一幢两层砖房,三姊妹也陆续成家,在同村人眼里,唐家的生活很是幸福。

然而,2004年,母亲刘芝书突患脑溢血病,这如同晴天霹雳。为了给妈妈做手术,三姊妹拿出了所有积蓄,并在亲戚朋友那里借了10万元。遗憾的是,老人的病情虽得到缓解,但从此一直卧床不起。后来又从轮椅上摔倒,造成双腿骨折。

得知消息后,在外打工的唐自梅,毅然回到家中,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丈夫一人则继续在外打工挣钱。由于长期分居,加上丈夫不堪忍受妻子家里的重负,2008年,唐自梅和做了十几年夫妻的丈夫离婚。“一个男人,长年独自在外,也是很苦闷难受的,是我没尽到妻子的责任,虽然我们已经分开,但是我对他心存愧疚,但愿他能够找到一位更好的女人。”唐自梅说。

照顾母亲9年 随时随地陪在身边细心看护

昨日,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来到唐自梅家中,唐自梅告诉记者,“母亲瘫痪9年了,身体显得格外瘦弱。”

由于天寒,唐自梅给母亲刘芝书盖了3层棉被,一到冬天,每天早上要坚持打热水给母亲洗脸,然后又用热水全身擦拭,保持身体干净。唐自梅说,母亲之前一直睡在木床上,既不方便又不暖和,自己后来就攒钱买了一台多功能病床。

“多亏了大女儿,要不然,我不会活到现在。”刘芝书含着泪水地说,“在瘫痪以后,大女儿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帮我接小便,有时候看着女儿太累,心里真不是滋味。”

屋漏偏遭连夜雨,2012年3月,唐自梅的父亲唐华良,也突患脑溢血造成偏瘫。经女儿悉心照料,唐华良现已能慢慢行走,有时还能帮着女儿照顾刘芝书。在父亲病情渐渐好转后,唐自梅前往达州市城里,摆了一个菜摊。“虽然挣钱不多,但起码能补贴家用,以后还要拼命挣钱,得供女儿和侄儿读书上学。”

弟弟隐瞒“遗言”只为减轻家里负担

2005年,看着瘫痪的母亲、家里的贫困,唐自梅的弟弟唐自平,拿着自己患有肝硬化的化验单,将泪水往肚子里咽。

为了不让家人知道,唐自平一直强忍着,尽管每个月工资不多,但大多数都寄往了家里,只留少部分自己用。有时病痛难忍,也只是购买几元钱的镇痛药缓解。

今年38岁的唐自平原本有幸福的一家三口,妻子却在儿子生下来不久,就离家出走,外出打工。今年11月8日,妻子通过法院起诉,要求与他离婚。

唐自梅告诉记者,“在得知弟弟患病后,我叫他回老家一起过,可是他总说自己回来后,只会让家里多一个包袱,所以宁愿独自一人在外面过。他还把‘遗言’提前告诉我,说自己不晓得哪天就‘去’了,他只想悄悄离开,虽然对不住家人,但还是希望家人把他的孩子拉扯大。”

由于奶奶去世,唐自平今年从江苏返家。但没想到,刚到家不久的唐自平就突然感冒、咳嗽、发抖,以致病情恶化。后被送至达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至今未脱离生命危险。

于是从送医的当天起,唐自梅便一直呆在医院,陪着弟弟。“尽管每天都会花费上万的医疗费用,但毕竟是生命,不能将他放弃。”唐自梅说,以前艰难的日子都挺过来了,现在一样可以挺过去。“弟弟的病最主要是拖的太久了。”目前,医生表示,唐自平病情不容乐观。背后故事姐弟俩停课在家专门照顾瘫痪老人

“今天不是周末,姐弟俩却呆在家里,不去上学?”昨日,二尖村的村民,在路过唐自梅的家时,看见其女儿和侄儿俩都呆在家没去上学,感到十分诧异。

唐自梅的女儿陈凤,今年16岁,在达州财贸学校就读高二;侄儿唐才成,今年13岁,在管村镇一中学上初一,周一至周五在学校住校,只有周末才回家。“从20日起,就一直停学,在家照顾外婆。”自唐自平被送至医院救治后,唐自梅和父亲唐华良,一直呆在医院守着,家里便缺了人手。

叫外婆起床、煮饭、擦拭身体、帮外婆接小便……这些事,变成了姐弟俩每天都要做的事。“外婆瘫痪在床,没有人照顾,我们便停了学。”姐弟俩说。

翻身、扶正,然后用围裙挂在外婆的脖子上,弟弟唐才成一手端着饭,一手慢慢地将饭喂到外婆嘴里。“好吃,真好吃。”刘芝书高兴地说,“多亏了外孙和孙子的照顾,要不然只有挨饿了。”弟弟唐才成说,“看着外婆吃得香,我们也很高兴。”由于老人说脚比较冷,姐姐陈凤便端着热水,帮外婆洗脚。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黄晶摄影报道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